山西榆次萬科商業廣場 房屋租賃“請君入甕莫商量”

2020年04月29日 15:20:56  來源:法制與社會
 

  創業、選址、找商鋪,投資者在店鋪租賃合同簽訂及履行過程中,往往所面臨極大風險,稍有不慎就全是血的教訓。

  當陷入所租賃的商鋪連最基本的消防審核都無法辦理,以致營業無望的困窘時,90后創業者郭浩對萬科傾力打造“持續提供超越客戶期望的產品和服務”的人文精神及品牌形象已再難認同。而隨著創業資金在萬科物業、房東的推諉中被消耗殆盡,陪伴他的只有負債累累,以及囹圄在無休止的訴訟、糾纏中不斷忍受痛苦煎熬。

  糾紛始源

  1992出生的郭浩,畢業后積極響應國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號召,將創業目光轉向開辦高端“網咖”。他認為,隨著游戲與電競產業加速崛起,網咖不再只是“打游戲”的場所,將變為海量全民賽事的有力支撐,必迎來蓬勃發展,而高校林立的大學城,就是他選址的最佳選擇。

  2017年2月15日夜晚,懷揣美好愿景郭浩與朋友首次踏入山西省大學城,二人多方探尋下,于2月19日結識了晉中萬科商業廣場物業服務中心業務主管劉恩茂。在得知他們想開網咖的訴求后,劉恩茂承諾,只要支付2萬元定金,就能擔保把榆次區的萬科商業廣場A5樓306/307的房屋租給他。

  繳納定金不久,郭浩很快便在劉恩茂介紹下,與A5-306/307業主王棟的父親王文革商討了承租事宜。并在王、劉兩人一再保證該房屋完全可以用于開設網咖的前提下,于2017年2月27日簽訂《房屋租賃合同》。

  合同雙方約定,甲方(王棟)將坐落于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萬科商業廣場A5樓306(603.25平方米),出租給乙方(郭浩)作為網咖使用。租賃期六年,期間乙方需每年逐年按時交付既定房租和68770元/年的物業費,而甲方則需在正式營業前將房屋用電量增容至100KV。

  合同簽訂后,為使網咖能早日投入運營,郭浩次日便趕忙將總計288770元的一應費用轉至王棟父親王文革銀行賬戶中,并向物業主管劉恩茂支付管理加施工監管費39815元。

  只是,彼時郭浩心中的抱負還未施展,就即將因消防問題的卡頓而被徹底打破,也由此將他徹底拖入日后夢魘般的一系列紛爭,再未平息。

  多方推諉

  原來,郭浩在晉中市公安消防支隊榆次區大隊咨詢辦理消防手續的相關事宜時,被告知其所租房屋的使用功能不符合規劃要求,將來無法受理辦證申請。至此,郭浩才知道原來租給自己商鋪的真實用途為辦公用房,而根據我國相關部門的規定,辦公用房顯然無法辦理開設網咖所需的消防證件。

  在得知這一情況后,郭浩第一時間與物業主管劉恩茂和王文革商議退回之前所付款項。郭浩認為,由于自己開網吧的最終訴求已無法實現,且距合同簽訂也不過幾天時間,更何況在自己還尚未進場施工,房屋沒有任何改變的前提下,應該可以得到對方的理解。怎料王、劉雙方對此要求均置之不理,幾番溝通下,態度也變得越來越蠻橫。

  萬般無奈下,郭浩只得委托律師任培龍,于2017年3月15日寄出《律師函》,以租賃房屋開辦網咖的目的不能實現為由,要求解除《房屋租賃合同》,并退還己支付的房屋租賃費及物業費。

  次日,王文革與郭浩電話溝通,使出了“拖”字訣。據郭浩介紹,一方面,對方明確表示不會因無法辦理消防手續而終止合同,已經產生的損失以及為房屋電量增容的十幾萬花費只能由郭浩自己承擔。另一方面,王文革卻透露出“你不想干了,不就是因為辦證的事兒,我給你協調辦下來就行了吧。”的意思。而當被問及什么時候能幫忙“協調”好,王文革卻又改口聲稱自己只是幫忙,沒有義務對期限做出承諾。

  對此,物業主管劉恩茂也表示,他對商鋪的使用性質事先并不知情,鑒于此種情況,物業費、裝修保證金和其他雜費都可予退還。在談話中,劉恩茂還說道,老王(王文革)曾為電容的事跑了多少地方。找過榆次的黑社會,找過供電局、找過他們物業,還找過地產方。你說,哪個人不得打點,哪個人不得“那啥”,對不對?總之,希望雙方能坐下來好好談談。

  然而,郭浩清楚明白,無論如何推諉,只要消防設計審核不能通過,就意味著自己無法通過正常的渠道合法開店,紅線面前,更遑論房屋裝修和開門營業。眼見空置的房屋正源源不斷消耗著自己的創業資金,郭浩心中百感交集,只想盡快了結此事。2017年5月18日,郭浩再次聯系王文革和劉恩茂,要求移交所租房屋的鑰匙,遂又遭二人拒絕。

  疑竇重重

  以態度觀之,對方的意圖昭然若揭。被逼入絕路的郭浩只能在2017年4月底提出民事訴訟,請求依法解除《房屋租賃合同》,并退還己經交納的房屋租賃費、物業費,支付相應違約金。

  2017年5月,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榆次區法院)受理此案,并于2017年12月中旬開庭審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王棟一方不僅不打算返還之前付的款項,甚至反訴原告合同違約,要求郭浩賠償電量增容等一系列費用89萬元。

  在受理訴訟兩年后,榆次區法院于2019年12月26日下達民事判決書。判決如下:一、被告(反訴原告)王棟應退還原告(反訴被告)郭浩租金185417元、物業費54443元,共計239860元;二、原告(反訴被告)郭浩應支付被告(反訴原告)王棟違約金105000元;三、原告(反訴被告)郭浩應支付被告(反訴原告)王棟電量增容費用270000元。以上一、二、三項相互折抵后,原告(反訴被告)郭浩應支付被告(反訴原告)王棟135140元,該款于本判決生效后15日內一次性付清。

  對于法院判決,郭浩實在難以認同。置身當局,霧里看花的他意識到,自己很可能被“套路”了。

  郭浩指出,其一,王文革和劉恩茂在明晰自己租賃目的后,為將商鋪盡早出租,罔顧事實,刻意隱瞞其辦公用房的使用性質,為日后消防審核的無法通過埋下伏筆,直接導致網咖無法裝修營業,蒙受巨額損失。

  其二,王文革見所瞞之事敗露更是百般推諉,先是聲稱為電表增容花費十幾萬,后在法庭上卻又提出賠償27萬元增容費用的要求。郭浩表示,據他私下了解,要將房屋用電量增容至100KV,是絕對難有如此巨額花銷的。況且從簽訂合同到與王文革第一次溝通希望解除合同,期間只間隔了幾天。短短的時間內,對方如何就能另行審批成功并重新更換施工,著實為咄咄怪事。

  而這么大一筆錢是何時、何地花掉的,相關費用的一應明細,郭浩作為當事人至今也未曾見到。其中更為不解的是,王文革在進行電量增容施工改造時,卻未向電業局進行報備申請,也沒有任何驗收材料的證據。其僅有的驗收合格憑據,竟是由毫無相關資質的萬科物業所出示,完全不具備絲毫可信度。

  其三,作為萬科物業代表的劉恩茂,也與業主一方沆瀣一氣,對連看房時間、增容相關等明顯做偽的材料都能蓋章通過并出庭作證。

  根據王棟出具的證據顯示,2017年2月13日他就已經向萬科物業公司申請電量增容,遠遠早于看房和簽訂合同的時間。那么,王棟辦理電量增容就并非針對此次出租,而是原本的升級打算。

  就此問題,劉恩茂曾在法庭上表示,郭浩早在2017年1月份(春節前一兩周)就已多次前往萬科尋求租房,但卻無法提供視頻、錄像、通訊記錄、微信記錄等任何材料以證明。

  郭浩指出,雙方之所以刻意地在看房時間上弄虛作假,無非是想證明,王文革雖在簽訂《租賃合同》之前搶先斥資擴充電容,卻是自己有租房意向的前提下才進行的。但事實上,郭浩的出入境記錄表明,他是在春節前三天,也就是1月25日下午才從北京入關回國,劉恩茂作為萬科物業代表方的說辭在鐵證面前不攻自破。郭浩認為,以常理度之,又怎會有房東在沒有簽訂合同的前提下,就肯花十幾萬元進行改造房屋呢,這種論斷的邏輯不僅混亂,且極為可笑。

  而最為疑竇叢生的,是針對一樁普通民事案件,榆次區法院卻沒有在法定6個月內做出判決,一紙判決書的下達竟能一拖再拖長達兩年之久。據郭浩了解,在這漫長的審理時間中,榆次區法院不僅沒有對被告提供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質證,反而把對方的荒謬至極、漏洞百出的所謂證據、邏輯奉若圭皋。例如,榆次區法院在未曾就電量施工情況進行現場勘測,也沒有去電業局做相關調查的情況下,僅憑王文革所提供的簡薄證據(一個所謂的施工人員的手寫收款條),便可以草草認定27萬元擴容費用的真實性,諸如此類的很多輕率行為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正義天下也,必先公,公則天下平矣。”司法機關向來是維護社會公平的最后防線,肩負人民群眾切身感受司法公正的無上擔當。郭浩表示他追求公正的步履不會停歇,將繼續帶著對本案的種種疑問,向山西省晉中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再審申請,勢要還自己一個公正道義,朗朗乾坤。

  來源鏈接:http://www.fzyshcn.com/society/G205464NT5D.shtml

(責編:東 華)

推薦閱讀

圖說熱點

精彩推薦

熱點圖文

熱點排行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yunying#cnwnews.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6
二人麻将过胡 炒股手机app 涨停股票* 华正新材股票 第五家私募资产配置类管理人 上证指数怎么买 股票的趋势怎么看 中国平安股票股吧 股票发行数量 公司股票开户 融资买入股票如何操